小津日和跟着小津安⼆郎的人生、物语散步去

蒲田摄影所

1920 年,以美国环球影城为蓝图的蒲田摄影所成立。 1923 年, 20 岁的小津进入松竹旗下的蒲田摄影所担任助⼿,同年东京经历了关东大地震,小津位于深川的家付之⼀炬,西侧的蒲田成为公司同仁避难之地。⼀直到 1936 年摄影所移转到⼤船之前,小津在此度过电影人生涯的早期岁月。除了在此拍摄棚内场景之外,蒲田车站周边也成了⼀些外景片段拍摄之处。《日式欢喜冤家》即随主角漫步蒲田,想像京滨工业地带的现代化。现址为太田区民会馆。

小津日和跟着小津安⼆郎的人生、物语散步去

兔屋

上野是东京的⽂化中⼼。在《⽗亲在世时》里,⽗亲向儿⼦说,「去上野的博物馆吧!」《晚春》的纪⼦和⽗亲友⼈小野寺去了上野的美术馆。《麦秋》里,周吉夫妇也曾造访上野的国立博物馆。上野是艺⽂的殿堂,对当时的⽇本⼈来说,上野给⼈的印象便是如此。私底下, 1913 年创业于上野的「兔屋」是小津喜爱的和菓⼦店。散步时顺便带⼀些甜点回家,是小津的上野散策⽇课之⼀。

小津日和跟着小津安⼆郎的人生、物语散步去

东京复活大圣堂

《麦秋》里,原节⼦在喫茶店等待⼆本柳宽时,望出去可⾒⼀旁的尼可莱圣堂。为了这⼀镜,小津剧组⼤费周章。第⼀次拍摄时是阴天,剪辑时小津对于成像不甚满意。⾝为助导的厚田雄春再度前往,完全按照小津的构图拍摄,但小津没有点头。「他绝不会说不好,只是边看边发出『嗯』的思索声,最后还是⾃⼰重拍了。」厚田道。奇蹟似倖免于⼤地震及空袭,这座⼤圣堂现被⾼度成长期的⾼楼淹没,倒影可窥⾒当年风範。

小津日和跟着小津安⼆郎的人生、物语散步去

本乡的药局

《秋⽇和》里原节⼦所饰演的秋⼦年轻时曾是本乡三丁⽬附近药局的招牌(美女)店员,在丈夫逝世七週年的法事和旧识重逢。先⽣的同窗田⼝热⼼为秋⼦的女儿介绍对象,他⾸先想到妻⼦所熟识,毕业于东⼤建筑系的青年。回家向妻⼦提及此事时,被她揶揄是在弥补年轻时对秋⼦的迷恋。年轻时他以买药为由,藉故接近秋⼦。
如今本乡药局・东⼤⾚⾨新旧对望,⽔道桥⼀带甚⾄出现以电影中虚构药为名的咖啡店。

小津日和跟着小津安⼆郎的人生、物语散步去

蓬莱屋

如果《东京物语》是年迈⽗⺟来到东京探望离乡背井⼦女在下町苦⾾的⼀⾯,那幺《秋⽇和》呈现的就是繁华东京的富裕饮食图像。蓬莱屋也出现在电影台词中:「你也很常去松坂屋后⾯那家炸猪排店啊。」洋食也代表摩登,象徵着东京的现代化。后来在《秋刀鱼之味》⼜再度登场,佐田啓⼆和吉田辉雄品嚐炸猪排的场景就是仿造蓬莱屋⼆楼榻榻米座席搭建⽽成的。蓬莱屋也频繁出现在小津的⽇记中,早在 1933 年 11 ⽉ 23 ⽇即有记载。

小津日和跟着小津安⼆郎的人生、物语散步去

伊势广

小津曾留下⼀篇名为〈丸之内点景〉的散⽂,内容洋溢着战争前⾝为年轻⼈的玩⼼。春天的夜晚,跟着⼈群从帝国剧场经过丸之内的⼀隅来到银座,混凝⼟建筑物背后的小路飘蕩着料理店通风⼝洩出的各种滋味。「伊势广」位在小津电影里上班族办公室舞台背景巷弄内,是他经常光顾的鸡⾁串烧老店。 1952 年,小津曾和⺟亲在此会⾯。「他喜欢坐在最里⾯的榻榻米上,他们静静地吃完,默默地离开。」店主如此回忆道。

小津日和跟着小津安⼆郎的人生、物语散步去

石川台站

小津最后的作品《秋刀鱼之味》(1962),那令⼈印象深刻的⽉台场景就是在当时的池上线⽯川台站拍摄。从洗⾜池站穿出丘陵地,通过吞川的堤防来到雪⾕⼤冢站,观众可以推论出夹在这两站中间的⽉台正是⽯川台站。 60 年代清晰可⾒的台地、⼭丘及⾕底和田地,如今已被延绵不绝的平房和公寓所掩盖。另外⼀部战前的无声电影《我出⽣了,但……》也是以池上线作为舞台,若比较这两部电影和现今铁路沿线的风景,可以感受到时代的变迁。

小津日和跟着小津安⼆郎的人生、物语散步去

明治屋

小津常在⽇本桥⼀带调度电影所需的小道具及服装,当时这里可以找到较多且⿑全的舶来品,其中包括位于京桥的老舖「明治屋」。明治屋直营的「中央亭」也是小津时常光顾的⻄餐厅,他来明治屋採购的时候,常在这里吃完饭才离去。明治屋位于⼟地再开发的区块,曾经⼀度暂时歇业,已于 2015 年重新开始营业,餐厅也改名为「京桥Mortier」

小津日和跟着小津安⼆郎的人生、物语散步去

昌平坂

小津病危,住进东京医科⿒科⼤学附属医院。「他病逝那天万里无云,对我们电影⼈来说是个再适合出外景不过的⽇⼦。」厚田雄春如此回忆。小津剧组在他癌症⼿术后⼆度入院时,留宿在附近同仁清⽔富⼆的家中等待。虽知道情况不乐观,⼤伙却和平时拍片外宿旅馆时⼀般饮酒笑谈。「那天早上醒来,我从汤岛的昌平坂往下眺看,东京是⼀望无际的⼤晴天。」厚田道。今⽇仍可从坂上窥⾒尼可莱圣堂圆顶。

小津日和跟着小津安⼆郎的人生、物语散步去

鎌仓的海岸

许多小津作品中的海景取材于他所熟悉的,以鎌仓为中⼼的湘南海岸。《麦秋》的开头就从由比之滨开始,《晚春》里原节⼦和宇佐美淳两⼈骑脚踏⾞的场景设定为七⾥之滨,实际上是在茅崎海岸所拍摄。 1939 年从战地归来的小津曾以茅崎馆「第⼆间房间」作为⼯作室,写下包括上述两部鎌仓电影及《东京物语》等多部作品。 1952 年⼤船摄影所遭遇火灾,小津携其⺟迁居北鎌仓,为其最终栖所。北鎌仓⾞站前的稻⽲寿司「光泉」是小津爱嚐的滋味,也常是鎌仓拍片现场的便当,⽬前仍在营业。小津逝世后,与⺟亲同葬于北鎌仓的圆觉寺。

◆ 本文原刊载于《联合文学》杂誌第403期。

小津日和跟着小津安⼆郎的人生、物语散步去
北镰仓车站:《晚春》(1949),开头出现代表电影舞台的场景。
小津日和跟着小津安⼆郎的人生、物语散步去
鹤冈八藩宫:《晚春》(1949),周吉与妹妹一起散步的地方。
小津日和跟着小津安⼆郎的人生、物语散步去
扇谷踏切:《麦秋》(1951),周吉等待电车通过的场景。
小津日和跟着小津安⼆郎的人生、物语散步去
鎌仓大佛:《麦秋》(1951),纪子、叔父茂吉和两个孩子週日一起来的场景。
小津日和跟着小津安⼆郎的人生、物语散步去
宽永寺:《东京物语》(1953),老夫妇从热海度假回来后的场景。
小津日和跟着小津安⼆郎的人生、物语散步去
堀切车站:《东京物语》(1953),长男住的地方所靠近的车站场景。
小津日和跟着小津安⼆郎的人生、物语散步去
东京车站:《彼岸花》(1958),河合女儿的婚礼现场。
小津日和跟着小津安⼆郎的人生、物语散步去
圣路加国际病院:《彼岸花》(1958),初入院检查。
小津日和跟着小津安⼆郎的人生、物语散步去
筑地本愿寺:《彼岸花》(1958),初入院时大楼镜头所反映的光景。
小津日和跟着小津安⼆郎的人生、物语散步去
东京中央邮便局:《秋日和》(1960)。

田家绫
1982 年生。台大社会系毕,UCLA建筑、东京大学文学双硕士。现旅居莫斯科‧东京两地,偶尔也在台北城出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