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专心点?还是多做些白日梦?

自古以来,一直都有智者告诫我们要「活在当下」,专注于眼前的事情,心无旁骛才能做好事情,也才会获得快乐,幸福感更会因此提升。对于这样的忠告有人感到茫然,有人心领神会,有人则试着用科学的方法去证明它。

两位哈佛大学的研究员,柯林沃斯和丹尼尔.吉伯特开发了一个 iPhone 应用程式,每天会随机地传送发出几个问题给受试者,经由这个应用程式可以即时记录下人们正在做什幺、正在想什幺,以及心里的感受和幸福的感觉。这个应用程式收到很大量的回覆,他们蒐集到一万五千多人,超过六十五万笔资料,这些人遍布在八十多个国家,从十八岁到八十岁,男女都有,涵盖各种学历,各行各业都有。

研究结果中,会让人们感到最快乐的活动是「做爱」,快乐指数遥遥领先其他日常活动,其次是运动、交谈、玩游戏、听音乐、祷告、烹饪等。

研究人员发现,人们真的是非常容易「分心」。在所有的样本中,有 47% 是处在分心的状态,最容易分心的时刻是在沖澡时、刷牙时,有 65%。名列「最不会分心」之首的活动是(你猜到了吗?),没错,还是「做爱」,不过也有超过 10% 的机率。话说回来,如果连「做爱」都能够分心,那大概没有什幺是不能够分心的了。

当人们分心的时候,可能想着的是「快乐的事情」,例如约会、度假、升官、美食、中大奖;或是「不快乐的事情」,例如受骗、失恋、疾病、考试念不完;也可能只是无关喜怒,单纯「中性的事情」。

若是人们的脑子里想着「不快乐的事情」时,肯定会感到很不快乐。不过,值得注意的是,纵使脑子里想着「快乐的事情」,但是和「专心」的状态相比,快乐的程度并没有比较高。又如果分心想着「中性的事情」,那快乐的感觉也会降低。

换言之,不管做什幺,如果能够专注在眼前的事情,人们将会最快乐。甚至连只是单纯地开车,专心都会比不专心感到比较快乐。

对于这样的结果,也有人提出质疑,认为「就是因为心情不好,所以才会分心」。不过因为这项实验即时记录了许多人的感受,在比对时间点与心情变化之后,研究人员很肯定地表示:「是分心造成了不快乐,而不是不快乐让我们分心。」他们已将部分的结果发表在《科学》(Science) 期刊上,提醒大家「漫游的心灵是不快乐的心灵」(A wandering mind is an unhappy mind.)。

然而,白日发想,做做白日梦,难道真的如此一无是处吗?

形容一个人常常「胡思乱想」或「做白日梦」,往往被认为是较负面的说词,但刊载于《心理科学》(Psychological Science)的论文则提出不大相同的看法。

神经科学里有理论认为,我们人类的大脑和电脑一样,具备一定容量的工作记忆(working memory)。工作记忆是对各种讯息的「暂存」与「处理」能力,可供我们思考运用。假设我们正在执行的工作占用较多的工作记忆时,就没有多余的空间去胡思乱想。

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和德国马克斯.普朗克认知与脑科学研究所的学者做了实验来探讨「工作记忆」和胡思乱想之间的关係。

在这个研究里,研究者要求受试者从事一些较不严苛的工作,在工作中若脑子里出现胡思乱想就按下个按钮以做纪录。任务结束之后,受试者会接受「工作记忆」容量的评估。

根据实验结果,研究人员认为「工作记忆的容量与胡思乱想的频率之间有正相关的关係」。说得简单一点,就是当人们执行複杂的工作时,已占用大部分的工作记忆,所以较不会胡思乱想;而当人们在执行较简单的工作时,仅占用少数的工作记忆,因此就更可能出现胡思乱想。

传说中,阿基米德泡进浴缸放鬆心情的时候,突然顿悟了让他朝思暮想的难题,于是兴奋地冲出浴室,光着身体大喊着:「Eureka!(我发现了!)」这种灵光乍现、惊喜的感觉,你可能也在蹲马桶上厕所或泡咖啡时曾经历过。

对于研究人员、创意工作者而言,白日梦更常被认为是个「生活必需品」。诗人可能在山野间听到一段诗歌,小说家可能在列车行驶轰隆隆响的同时听到一段故事。最棒的点子通常是来得像爱神丘比特的箭一般地突然和意外。

这个观点似乎有了些科学证据。加州大学的学者设计了实验,试图找到「白日梦」和「创意」之间的关联,该实验结果刊载于《心理科学》。

他们找来了 145 位大学生,分为 4 组,让他们进行「不寻常使用方法挑战」。研究人员会交给他们一些常见的物品,然后请他们在两分钟内列举出各种可能的使用方法。接着有十二分钟的中场时间,在中场时间里有一组人休息、有一组人做需要专注的记忆练习、有一组人尽量做白日梦,另外有一组受试者则没有中断。紧接着再让这些受试者做更多「不寻常使用方法挑战」,受试者可能遇到新的物品或重複的物品。

实验结果显示,中场时间能够尽量做白日梦的那一组人,在做完白日梦之后,面对同样的物品会呈现出较多创意,较平均值高出 41%。

不过,受试者如果拿到的是全新的物品时,四组的表现则相差不多。

研究人员认为,做做白日梦让心灵漫游的确会让人们在解决问题时展现更多的创意,不过这些问题需要的是曾经思考、咀嚼过的问题,并非让创造力全面提高升等。

这个结果一方面可以告诉我们,人们脑子里的知识、想法或计画,在经过白日梦的「发酵」之后,可能出现神来一笔的妙着;另一方面也提醒我们,别傻傻地期待「天外飞来的创意」,毕竟脑子里需要先装些东西进去,创意才有可能被製造出来。是以,美好的旋律会出现在音乐人的脑子里,绝妙好辞会出现在文人的脑子里,想来绝非偶然,那都是需要经过许多努力、累积、酝酿才会长出的美丽果实。

让咱们说个音乐家汤姆.威兹的小故事,这正是关于做白日梦的极致经典。

有天汤姆开车在洛杉矶的高速公路上,当他正加速前进时,突然听到了美妙旋律的片段,灵感便这幺闯入了他的脑海中。但是他没有纸或笔也没有录音机,无法记录这个片段。汤姆感到焦虑向他袭击,认为自己就要失去这个灵感!

但接着,他做了件新颖的事。

他抬头望着天空,然后说:「不好意思,难道你看不出来我正在开车吗?我现在看起来像是可以写下一首歌吗?如果你真的想要给我这样的灵感,那就等等适合的时候,等我有空应付的时候再来。否则,今天就先去找别人吧!」

是的。漫游的心灵会带来创意、灵感、记忆与未来,伴随而来的就是搆不着的焦虑,甚至是无边的恐惧。

如同安迪.普迪科姆(Andy Puddicombe)所说:「我们住在一个非常忙碌的世界,我们生活的步调相当狂乱,心智总是忙碌着思考,而我们也总是忙碌地在做着某些事情。令人难过的事实是,我们是如此分心,以至于我们其实早已不算是存在于『现在』生活的世界里了。我们错失了对我们而言最重要的『现在的生活』,而且更疯狂的是,人们把这样的生活认定为该有的生活,但事实上不该是这样的。」

作家为了即将到来的截稿日而焦虑,然后他开始为他的焦虑而焦虑,因为越焦虑他就越想不出来。焦虑继续放大焦虑,就是我们常常深陷其中却毫不自知。

总结来说,专注于手中的工作、心无杂念,可能是最没有心理负担的一种做法,所以人们会因为投入而获得快乐,提升幸福的感觉。

而大脑赋予我们无限的想像力,让人们可以构思、可以推演、可以迸出创意。但是,假若过度放纵这样的能力,将会让我们活在不断推想的「未来」之中,这些「未来」可能毫不存在,也不会实现,但却可以带来货真价实的担心与焦虑。

让大脑专注或让心灵漫游,并没有绝对的对错,但是,应该要取得一个适当的平衡点,才能替心灵装上翅膀,而不让心灵被困在自己构筑的牢笼。